拘建知识产权制度的价值取向异化是知识产权滥用的政治因素

拘建知识产权制度的价值取向异化是知识产权滥用的政治因素商标图样

知识产权滥用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涉及到法律、经济、政治等诸多因素。尤其是在采取概括性立法模式的国家,对于高度概括的法律原则的解释与适用也受其政治因素的影响。在推进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企业作为市场经济的主体,是国际市场经济利益的直接承受者。因此,发达国家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凭借其经济优势和国际地位将其知识产权法律规则渐进式输入国际公约之中,为发展中国家所接受。在推进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发达国家以知识产权保护这把利剑按着自己的意愿划定经济全球化下的利益格局,以使本国的大公司以知识产权赚取高额垄断利润,从而维护其经济上的绝对优势,进而维护其国际政治上的大国地位。反观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大多迫于经济全球化的压力,纷纷将本国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与“国际”接轨,给予发达国家知识产权过度的法律保护,而缺少对知识产权滥用的规制,从而使占有绝对优势的知识产权人凭借其知识产权的独占性限制竞争对手,损害消费者利益。

我们应当看到,在我国大力发展市场经济的今天,极少数发达国家不愿看到我国经济的崛起,不愿正视中国不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现实,实则不愿中国稳固和提升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大国地位。因此,这种政治因素在经济层面的折射表现为,长期以来将我国视为非市场国家的西方国家,质疑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一系列措施。在中国企业及其产品所到之处,竞争者便以很强的预防心理,注视中国产品的情况,稍有偏差便使用知识产权这把利剑,若有不利状态出现或可能出现,他们便以法律手段有效地改变或防止不利状态。在知识产权纠纷案中,我国企业常处于不利的地位。这与我国企业的权利意识形成了鲜明对比,值得我们深思。同时,我们应当看到,一些发达国家在大喊经济全球化、促成别国开放国内市场之时,在自家门口又筑起了贸易保护的围栏,大行贸易保护主义,实行双重标准,助长了本国大企业知识产权使用的无度,滋生了知识产权的滥用。

0
封面图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