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侵权诉讼策略

商标侵权诉讼策略商标图样

一、知识产权诉讼中的运筹学

收益成本分析以及运筹学的其他相关定量分析技术可以像其他投资一样用来对诉讼方案进行分析,并通过逐个列出各种可能的结果,找出这些结果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各个结果发生的概率,对这些结果的成本和时间安排进行估算,并对各个结果可能带来的收益进行预测。这一基本方法要求人们对不同方案进行选择时,必须全面考虑各个方案,并重点分析各个方案能带来的纯收益,这就为对各种可能的诉讼方案进行客观的定量比较提供了基础,从而能够更好地对诉讼加以控制,获得更好的结果。

我们可以像其他投资计划和运营方案一样,对知识产权诉讼进行分析。运用运筹学和系统分析的定量技术,再加上专利法方面的专门知识,将十分有助于正确地作出有关知识产权诉讼的决定。通过结合运筹学和法律专业知识,可以避免简单地将有关诉讼的问题决定权让给诉讼律师,以便更好地控制他们,使他们对自己更有价值。绝不能一旦作出起诉的决定,就退居二线,等着支付律师费用。

二、柿子先捏软的

如果一个专利权人计划对多个侵权者提出诉讼,最好先诉最弱的那个,这样可以建立相关专利是有效的并且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先例,从而使继续诉较强的侵权者的风险有一定程度的减小。另一个策略是,在通过达成许可协议进行和解时,许可费用最好比被告成功抗辩的花费低,这样被告乐于和解,而原告又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获得收益,并且还能避免冒专利被判定无效之险。

三、猪养肥了再杀

企业利用知识产权利器主动出击时,应该注意时机的选择。国外大企业通常的做法是:发现有企业侵犯自己的专利后,并不马上起诉他们,而是观望一段时间,等到其中某个侵权企业在较大区域范围内建立起了较大销售网络,销售额达到上亿等较大规模时,他才会进入起诉该侵权企业。这样不仅给予侵权的企业一个影响很大的打击(可能破产),而且自身也能获得天文数字的赔偿。因为在他们看来,如果一开始就诉讼的话,无论是从成本还是时间精力来说都不合算。所以伺机而动已经成为国外许多知识产权代理律师的习惯思维,他们会向其代理的客户建议在适当的时机提起诉讼,进入诉讼程序。商标侵权诉讼策略商标图样1

四、和解,是“双嬴”的结局

经过了长达两年耗尽心力的法庭内外的攻防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于作出了判决北京华旗公司侵权成立,需赔付100万元给深圳朗科公司的判决,朗科喜形于色,据报道曾浩浩荡荡包了一节火车厢进京宣传造势。而败诉的华旗,同样举行了更为热闹的记者招待会并成立中国电子商业界联盟,致函中国国家专利局请求宣告朗科专利无效,掀起了又一轮诉讼的高潮。争斗的结果是,判决后半个月至一个月内闪盘价格的全面狂跌,到最后,一审胜诉的朗科的产品价格也无法幸免下跌50%。

2004年7月28日,华为、思科分别向美国得克萨斯州东区法院马歇尔分院提交终止诉讼的申请。法院据此签发法令,终止思科公司诉华为公司的诉讼。同日,思科在美国宣布,华为已经同意修改命令行界面、用户手册,帮助界面和部分源代码,思科对华为公司及其子公司HuaweiAmerica和FutureWeiTechnologies的法律诉讼已经完成。最终双方妥善解决了该起知识产权案件。在此期间,华为公司虽在起诉初期显得经验不足,但随后及时应变,宣布自己一贯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宣布停止诉讼中部分被指侵权产品在美国市场的销售,并利用知名度扩大之机和美国3C0M公司合资,与思科公司达成暂停审理的协议,最终争取到和解。这一系列行动和行为渐渐显出一个国际性企业的成熟风范。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局面,维护了企业的形象和利益。华为专利侵权案件的诉讼处理,为在国际专利诉讼中缺乏经验的中国企业作出了一个表率,也渐渐展示了自己作为一个国际著名跨国企业的自信和成熟。

知识产权诉讼就这么奇怪,单纯追求单方面的胜诉,却造成两败俱伤,背离了原告起诉的初衷。双方达成和解,却可以让双方都获得好处。华伦天奴的商标官司打了10年,直接导致了这个品牌的衰落。在我国对此也逐步有了认识,法院在审理知识产权案件时,也积极促成双方达成和解。《知识产权报》2006年10月19日报道:“近年来,充分运用调解手段化解知识产权纠纷已成为广东法院系统在开展知识产权案件审判时的一大亮点。2006年1~6月份,全省审结的977件一审案件中,有567件通过调解结案,调解率高达58.1%。广东省高院还专门制定下发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案件诉讼调解的指导意见》。

0
封面图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