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制度发展历程与中国经济发展阶段

历史上,知识产权制度并没有诞生于古代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中国,而是诞生于资本主义商品经济条件下的欧洲。尽管中国是文明古国之一,“四大发明”对人类做出过突出的贡献,但中国自古代起重视“有形”而忽视“无形”,因而长期以来并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知识产权制度。特别是在近代社会中,鸦片战争以来中国长期处于受欺凌的状态,教育和科技得不到正常的发展,知识产权的观念没有形成。1979年改革开放以后,才逐渐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知识产权制度。由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制度对于知识产权制度体系和其他相关的社会制度有重大影响力,按照知识产权法律保护制度的演进,将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建立与发展概括为以下几个时期:
(一)萌芽期(清朝末年—1949年)
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的萌芽始于清朝末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和发展,以及变法图强的要求,促使清政府要着手建立近代法制,分别于1898年、1904年和1910年先后颁布了保护发明创造的专利法规、商标法规和著作权法。这些法律作为一种崭新的文化,注入了当时的社会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尽管清政府很快覆灭,但是,这些法律制度都被后来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继承下来,并经修改和完善继续实施。但由于中国当时的社会条件有限,这些法律制度都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
(二)初始期(1949年—1978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特别是“十年浩劫”期间,由于“左倾思想的影响,致使我国的经济发展经历了曲折的过程,国民经济遭受到严重的损失,濒临崩溃的边缘。与此同时,我国知识产权制度基本上处于零星的、分散的、断断续续的、初始的状态。事实上没有真正建立起知识产权制度。
(三)建立成长期(1978年—1993年)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中国政治、经济发生了历史性的变革。以专利权制度、商标制度、著作权制度、反不正当竞争法和原技术合同法为基本框架的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制度也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孕育到建立发展的过程。
我国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基本框架主要完成于20世纪80年代。我国分别于1983年、1985年、1991年和1993年先后颁布并实施了《商标法》、《专利法》、《著作权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1985年参加了《巴黎公约》,1992年参加了《伯尔尼公约》和《世界版权公约》,还先后参加了一些著作权、邻接权、专利和商标等专门性国际条约和国际公约。
这一时期,我国实行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方针,突破了把计划经济同商品经济对立起来的传统观念,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使我国经济从1984~1988年经历了一个加速发展的飞跃时期。到20世纪80年代末,经济得到较快发展,综合国力大幅度增强,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翻一番的第一步战略目标已经实现。与经济发展相一致,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框架已基本形成,已能用法律详尽地对由“智力”成果引起的一系列社会发展给予调整,从而结束了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成长期,进入了成熟完善期。
(四)成熟完善期(1993年至今)
20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大力发展商品经济,改革不断深化,对外经济、科学技术、文化交流与合作日益频繁,特别是党的十四大明确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知识产权制度找到了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最合适的土壤,为我国知识产权保护提供了最为有利的内部环境和坚实的经济基础。
为了适应国际经济贸易发展的需要,我国在完成知识产权的主要立法后,参加了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主要国际公约和国际组织,使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进入了成熟期,开始面向世界、面向国际保护水平的高标准发展。这些国际公约和国际组织包括中国于1992年10月15日和30日、1993年4月30日、1994年1月1日和8月9日、1995年7月1日和12月1日、1996年6月9日、9月17日分别成为《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世界版权公约》、《保护录音制品制作者防止未经许可复制其录音制品公约》、《专利合作条约》、《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尼斯协定》、《国际承认用于专利程序和微生物保存布达佩斯条约》、《关于商标注册马德里协定的议定书》、《国际专利分类斯特拉斯洪堡协定》和《建立工业品外观设计国际分类洛加诺协定》的成员国。
除此之外,1990年11月,GATT乌拉圭回合将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作为新议题而纳入谈判议程,在发展中国家做出最大让步的情况下,最终达成了《关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简称TRIPS),中国政府积极参与了这一谈判进程,并为推动该协定的达成做出了极大的努力。TRIPS的内容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基本原则,这是全体成员必须遵守的;二是最低要求,这是全体成员必须达到的;三是一般要求,这是可以根据各成员国的具体情况选择适用的。其最大的特点是规定了各成员国最基本的义务和知识产权保护的最低标准,也就是成员国必须遵守的标准。2001年,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作为WTO三大支柱之一的TRIPS适用于我国的情况。我国的知识产权制度根据其最低要求,在保护标准上进一步向世界规则靠近。
在当今中国社会,知识产权已经成了公民的一项基本人权,知识产权制度已成为一项基础性的社会制度。

0
封面图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