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对于terroir不乏质疑之声

首先,“terroir”难以理喻的本质和属性是最让人困惑的问题。 “terroir”既有自然因素也有精神因素, 但是“terroir”具体内容到底是什么, 没有人能说清楚。“法国葡萄酒酿造商只会说‘terroir’, 并耸耸肩,表示‘生命太神秘’,这就是高卢风格。”但是市场交易要求一定的理性和透明度, 如果“terroir”对某些人来说是一种信仰,但对许多人来说是可疑之迷,它就不能成为国际规则中的概念。
其次, “terroir”所谓无法复制的独特性也是值得探讨的。“ter-roir”是一个包含了动植物物种、生产技术、地理条件、气候甚至文化、历史和个人技艺等因素的综合性概念。支持“terroir”的观点认为,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动植物物种和生产技术都可以迁徙到异地, 但是地理和气候无法在异地复制。例如夏布利(Chablis) 地区的特别之处在于其薄层表土、高钙底土以及严酷的气候;21普里奥拉(Prior at) 红葡萄酒的品质归因于西班牙普里奥拉地区的Lli corella岩层、当地的炎热长昼和寒夜,以及不同于其他地区的原材料;3)就波特酒(Port) 而言, 可能是一种叫做片岩的岩石, 加上当地气候和长期形成的加工方式共同造就了这种葡萄酒的特色。香槟地区的“terroir”构成因素为:“土壤中的白色卵石吸收了日晒的热量,日落后又持续散发热量催熟果实。如果没有这种热量来源,这些葡萄在某些年份根本不能成熟。”但是,在任何一个原产地领域内,地理、物种和气候都很难保持完全一致,原产地的范围越大,差异性就越明显。例如地理研究表明原产地名称(AOC)“Alsace grandcru”包括了数十种土壤类型, 而“波尔多”(Bordeaux) 更是包括了各种“terroir”、小气候和环境, 最终产生了各种不同价格的葡萄酒。除了空间地理条件的差异之外,还有随着时间推移而发生的变化。例如所使用的葡萄每年都会变化,且多品种混用也是允许的,如果对葡萄根茎和品种进行嫁接,还会使葡萄出现构造上的变化。此外“terroir”中的自然条件实际上在其他地方都能找到。例如有多个葡萄酒产区宣称具有和香槟地区类似的白色卵石。有人认为南英格兰苏塞克斯(Sussex) 出产的发泡葡萄酒可以媲美香槟,理由是苏塞克斯的底土与香槟地区十分相似。
再次,“terroir”与产品品质、特征之间的关系缺乏科学依据。例如法国的土壤之所以具有特殊优点据说是因为石灰岩的作用,但是这种说法并未得到科学证实,没人能解释石灰岩是如何对葡萄酒的风味产生影响的。另一方面,如果能真正搞清楚原产地名称的地理条件,人们也可以对该地理标志商标条件进行复制。例如在异地通过添加所需的石灰岩或石灰岩的某种混合物来复制特定的“terroir”环境。
又次, 传统、技艺等人文因素能否保证“terroir”的独特性也不无问题。虽然“terroir”的支持者认为文化和历史因素能够强化地理标志产品与其他产品的微妙区别,但是用文化、传统、技艺来界定“terroir”实际上是个悖论:正是因为欧洲文化、传统和技艺向殖民地的迁徙才导致了新、旧世界食品的市场竞争;另一方面,地理标志保护激励了发明虚假“传统”的行为(捏造传统)。
最后, 按照“terroir”理论, 任何一种地理标志商标产品都具有独特的、可辨识的品质,即使该地理区域内同时出产不同品质的产品,它们也都具有与其他产品不同的共同特征。但事实情况并非如此。例如在1976年著名的“巴黎审判”(Judgment of Paris) 中, 9位拥有权威葡萄酒品酒证书的法国品酒专家对各种葡萄酒进行了盲评,却判定美国加州葡萄酒优于勃艮第和波尔多葡萄酒。这个结果表明就是专家也无法辨别哪种葡萄酒来自哪个国家。事实上新、旧世界的葡萄酒经常难以区分。例如2004年法国一家著名葡萄酒杂志组织了7位法国专家对16种夏敦埃酒(chardonnay) 进行品鉴, 结果美国加州夏敦埃酒包揽了第一和第二名,新西兰葡萄酒位列第三。越来越多的证据也表明,不少地方已经能够生产出与香槟媲美的发泡葡萄酒,成为法国香槟的有力竞争对手。当然,不容否认的是,不同的产品确实存在品味的差异,但是这种差异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辨别出来,广大普通消费者不具备这种鉴赏能力。
总之, 欧洲人的“terroir”理论虽然为罗马法式的地理标志商标强保护提供了正当性基础,但要将这种看似“普世”的理论推广适用于国际保护却面临严重困难,遭到了新世界国家的强烈抵制。事实上,任何理论的背后都是利益诉求,只有在分析理论问题的同时分析经济问题才能真正认清事物的本质。

0
封面图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